首頁- 中國建筑新聞

中建二局:難忘那時初心

發布日期:2019-09-26 字體:【

33cf363d6d84f48db257c9264fc190f.png

  有這么一群人,六七十年前,從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野戰軍步兵第 99 師集體轉業,“卸甲從工”,成為新中國第一批建設者。他們“建”證新中國首座大型汽車廠誕生、10 個月建成了人民大會堂、震后一年讓陡河電廠重新發電……回望當年,追尋初心,讓我們共同聆聽新中國第一代建筑人與共和國同行的故事。

cbfe61eb613759bb142bb320802797b.png

圖①:第一汽車制造廠。

見證新中國首座大型汽車廠誕生

  胡金芝第一次去天安門,是在1956年。23歲的他,以長春第一汽車制造廠建設者身份,去北京體育館參加全國“第一個五年計劃模范集體”集體表彰大會。能夠參與新中國第一座大型汽車制造廠的建設,是他最難忘的歲月。

  1953年7月15日,一汽奠基,胡金芝所在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野戰軍步兵第99師(中建二局前身)集體軍轉工奔赴長春,參與到一汽建設中。然而,拿慣了刀槍的手拿起瓦刀搞建設,他們著實有一段“手足無措”的陣痛期。

  為了讓自己盡快成長,他從打混凝土、綁扎鋼筋起步,白天跟在師傅后面學藝,臟活苦活都攬在自己身上,晚上還要趕往夜校培訓。長春的冬夜非常寒冷,室外睫毛都能被凍成“冰絲”,妻子攔著他休息一晚,他卻執意不肯,“槍林彈雨都挺過來了,我還怕這點雪不成,現在的功課耽誤不得!”

  那一晚,胡金芝按時到達夜校上課,而讓他難忘的是,“所有一起報名培訓的隊員,沒有一人請假遲到”,教室外,天寒地凍,教室內,一雙雙求知的眼睛卻熾熱如炬。有了像胡金芝這樣有著軍人血性青年們的參與,長春一汽在他們的血汗中迅速成長。1956年,一汽建成并投產,新中國第一輛解放牌卡車從這里誕生!

  “永葆軍人本色,在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建設!”這是胡金芝傳承給我們的初心與使命。

  10個月,我們建成了人民大會堂

  朱玉平年輕時當兵打鬼子,后來新中國成立,一切百廢待興,他和戰友們響應號召,卸甲從工,成為新中國第一代建筑人。1953年,23歲的朱玉平被組織分配到上海的“紅專大學”學習建筑施工,畢業后成為華東第二建筑工程公司的一名起重工。

  “我們單位那么多人,就只從吊裝隊選了兩個人,我就是其中之一!”朱玉平參與過很多工程建設,可是最讓他驕傲的還是參與建設了人民大會堂。“人民大會堂為建國10周年北京十大建筑之首,那會兒國家建委在全國各地抽調建筑工人去建設,先后得到了全國 14個省市的支援!從 1958年 10 月到 1959 年 9 月,僅用 10 個月就建成,這可是中國建筑史上的創舉!”

  朱玉平被抽調去的任務是吊裝人民大會堂的梁和柱子,萬人禮堂的 12 榀鋼屋架、東立面的 12 根大理石立柱等吊裝現場都曾有他忙碌的身影。每次回憶起來他的嘴角都止不住上揚,聲音也會提高不少。

  “當時設備沒有現在這么先進,我們用的全是土辦法。由于沒有豐富的經驗,吊裝時沒考慮到鋼屋架水平變形的因素,剛吊起來就發生了變形,后來重新增加了水平支撐,才保證了吊裝的完成!”也正是有了這次寶貴的經歷,年輕的朱玉平學到了很多吊裝方面的知識,后來都傳給了他的徒弟們。

  “辦法總比困難多,努力就一定會有奇跡。”這是朱玉平傳承給我們的初心與使命。

三線建設的“熱血”記憶

 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,黃祖祥所在的長江工程指揮部一團(如今的中建二局三公司),在“備戰備荒為人民”“好人好馬上三線”的時代號召下,奉命由四川大竹開進最深的大巴山區搞大三線建設。那是真正的深山老林,那里的工程是用艱辛、血汗甚至是生命建設的。

  由于建設條件艱苦,一旦發生工傷或危重病人手術治療時,血液的短缺,便成了搶救治療中的一道難題。當時唯一辦法就是動員職工、家屬無償獻血。“那時的工資都不高,山溝里的生活非常艱苦,但人們的精神狀態絕對是一流的。無私奉獻,想別人所急,幫別人所需成了常態! ”黃祖祥回憶說。

  1973年的一個清晨,黃祖祥正在辦公室通宵加班,突然接到125-1醫院電話,有一名同志病情危急,必須立即手術,請速組織人員獻血。放下電話,他一方面通知有關人員立即廣播通知獻血,一方面安排車輛接送獻血人員。

  廣播劃破了清晨長空,不少同志從睡夢中驚醒,不到一刻鐘,大卡車上擠滿了爭先恐后無償獻血的男女老少。一夜未睡的黃祖祥獻了200毫升鮮血,但是最讓他感動的是一位50多歲的老工程師、技術科科長,50多歲了,眼睛有殘疾,仍堅持無償獻血200毫升。

  “危急關頭敢于站出來,講奉獻不僅僅是講,更要做!”這是黃祖祥傳承給我們的初心與使命。

5d3aee3f30769853346fe70a6f0f7eb.png

圖②:1977年,陡河電廠災后重建場景。

震后一年,讓陡河電廠重新發電

  “我那時只有十七八歲,廠房垮了,我們就在水泥管里睡。開始是當鋼筋工,碗口那么粗的鋼筋用肩膀扛著運輸,女同志也一樣,有時稍不注意,肩膀就會磨掉層皮。”周樹元很少回憶1976年唐山大地震那場突如其來的災難。

  這場災難也帶走了周樹元的父親和岳父,但他在親人離世之時,表現出了超越年齡的堅忍,迅速地投身于重建唐山的隊伍中去。他回憶說:“大地震中被扭斜78厘米的主廠房框架,和被攔腰折斷的180米煙囪,最終采用整體扶正、折斷處繼續滑模施工的方案搶修。僅用10天就使煙囪重新屹立,70天就使萬噸重的主廠房整體扶正,創造了我國建筑史上高層特重框架加固的奇跡。”

  “1977年,國家從四川、河南、遼寧等地調集的2萬多人到唐山,投入重建熱潮,我們是集結時間最短、集結人數最多、承擔援建任務最重的一支隊伍。”說到這些,周樹元臉上仍舊滿是自豪。之后的10年間,像他一樣的中建二局建設者們,完成了眾多施工任務,在廢墟上建起了一座唐山新城!

  “擦干淚,火速投入重建;灑汗水,助力鳳凰涅槃”是周樹元傳承給我們的初心和使命。

看懂“日本圖紙”的平凡工人

  李明智是一名平凡的管道工,文化低,僅讀過高小,卻善于刻苦鉆研。八十年代末,我國的管道安裝剛剛起步,還處于“向他國”學習階段,一切都靠摸索前進。

  1986 年,在中日合資興建的北方賓館項目的管道安裝中,李明智第一次遇見陌生的日本圖紙和設備。從拿到圖紙的那一刻起,他就再也沒有按時下過班。從1、2、3的數字到每個施工工藝、節點……他虛心地向日方工程師學習請教。經過刻苦鉆研,他不僅能看懂了有日語和特殊符號的施工圖,還發現日本圖紙上的錯誤。憑借多年的施工經驗并通過推算正確地標注出了管道的“正確走位”和“升降部位”。

  “一厘米的偏差就有可能影響整體安裝進度!”當他把圖紙上的失誤及時告知日本工程師后,日方立即驗證,隨后采用了他的正確方案進行修正,并連聲稱贊:李明智是特殊工人,佩服,佩服!

  “不要忘記學習,不要害怕困難!”這就是李明智傳承給我們的初心與使命。

  不忘初心,追尋新中國第一代建筑人的奮斗足跡,一代一代的傳承,一輩一輩的接力,是我們新一代中建人踐行使命的擔當。




牌九游戏